闺中车田初出岫

闺中车田,初出岫

新年伊始,没有如约休息,而是忙着为新的一年开始寻找些惊喜和乐趣。元旦的清晨,天空灰蒙蒙的,没有前一日的艳阳高照,虽然显得有些低沉,不过对于寻找惊喜和乐趣的人来说是没有丝毫影响,要说有影响,那就是拍摄的照片质量欠佳。

车田,本来是一个传统的农业村寨,名不见经传。但是因为贵安新区的开发,给了它又一次新的生命,或许这样说是不正确的。车田本笼罩面纱,就像闺中新娘子出嫁时等着心恋的她来揭盖面纱。

单说车和田怎么就搭在了一起,我不了解官方的解读。车田这地方是山头相连

闺中车田初出岫

,水系贯通,而且还有陡峭的峡谷和岩壁,通行条件较差,能用着田的地方也较少。但即便是狭窄也有车行,即便是山丘也有水田,车与天的相连,不知是巧合还是必然,但是连在了一起就是一种文化。车在象棋里读(ju),是象棋中最具杀伤力的棋子之一,极具代表性,而象棋的棋盘就是由多个田字镶嵌组合而成,车田大致就是象棋文化吧,足够古老,足够智慧。

车田有天然的美丽,我不清楚它具体的历史年轮,但是它天然的美足够证明它具有悠久的历史。车田河沿着村寨蜿蜒流过,静静的,不声不响,除了把山的倩影倒影在水中,把清澈的水底呈现给山色,一切都像是在说悄悄话。车田湖也是静静的,在微风中凌凌荡漾,延伸在湖里的走廊,如置身一叶扁舟,随心漂流,湖的一段,残桥暗伤,先贤的泪成了今天的温情,湖的岸围,青青小草,不因寒冬枯萎,可喜。

草丛里一张古香椅子静静等候谁的光临,有缘人?是我吗?崖壁刃砺,溪水沿缝隙流过,崖壁上精韧树枝随风招摇,不知招了多少次?仍是招摇,还好我看见了。湖水边上是夹杂着树林的民居,依山而建,石头相砌,石板相嵌,就是车田人的房屋,造价低廉,实用美观,特别是夏天,透心凉爽。车田的人,他们是苗族,能歌善舞,有着自己的节日、语言、服饰、生活习惯和民族风俗,是他们赋予了车田最生态的魅力。

我来到文化广场,已经是人头攒动,舞台上穿着奇特服饰的人演绎历史传奇,通过节目单才知道是地戏《王玉莲征西之黄龙关》,我惊艳它的服饰以及木制面具,或凶神恶煞,或温情文雅,鼓点声中,一幕历史画卷就进入我的眼帘。接着是本地少数民族服饰表演,苗族、布依族,老年、中年、少年,男士、女士,十多套服饰,鳞次栉比,惊艳华美。

随后,穿带着银饰的小苗女登场,活泼可爱的样子加上她清亮动听的歌声,把一首《火火的姑娘》唱得无比柔美高大,更是把苗家人热情好客、能歌善舞、善良美丽展示的淋漓尽致。一个个充满原始魅力的少数民族歌舞,让我如痴如醉,铭刻成记忆。我对于少数民族文化是非常喜欢和认同的,它的特别,使我感觉到比现代歌舞更具神秘力,所以我感慨,看一场没有聚光灯、大字幕、银光棒,而且中途断场的村民表演的文艺演出,比看一场大礼堂演出的文艺活动享受得多。

因为车田拥有天生丽质的美,在贵安新区的开发建设中,它便成最早揭开面纱的新娘子。经过一年多的装扮,它已经是即将出阁的新娘子了,所以我的新年惊喜和乐趣就是去探索车田这位天然美的新娘子。早早来到车田,沿路已经是前来观光的游人,我就沿着车田河窥了一圈,无比让我惊喜,非常荣幸能在新年的第一天置身山水画卷中偷窥者新娘子的美和神秘。

轻松欢喜的一个上午,期间夹带着冬季的寒风,不过我总是不断惊喜着、开心着,我也看到身边的人开心着,因为我和他们的脸上都带着笑容。